網上預訂

取車

取車時間
我需要上門送車

還車

還車時間
我需要上門取車
是否需要司機是的,請提供司機
請選擇您的到達信息:
目前我還沒有到達信息
航班號或火車車次:
太原汽車租賃訂單

太原汽車租賃新玩法

     在MSN上,邵偉杰的網名叫“執著的車爸爸”。

    事實上,今年30多歲的邵偉杰,還是個單身漢,他是上海世炯汽車俱樂部(即COCO Club)的創始人兼CEO。

    “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工作上。”COCO Club的員工小溫告訴記者,邵偉杰已經在太原汽車租賃行業摸爬滾打了近10年。

    進入太原汽車租賃行業,用邵偉杰的話說,是為了“不能像以前那樣活著”。

    從1997年起,邵偉杰開始進入“生意人”的行列,他成立“上海宇光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在上海的一些百貨公司設立專柜,銷售圍巾等羊絨制品。

    雖然是新手,做的也并非什么新鮮生意,但效益還不錯。2001年,上海宇光的年產值達3000萬,利潤實現580萬元。

    此時的邵偉杰卻陷入迷茫。

    他看透了羊絨制品銷售的弊端:季節性很強,而且不可持續,一個季節過了又要換另外一個季節的產品,同時,邵偉杰做的只是終端銷售商,沒有自己的品牌。

    反思過后,邵偉杰決定“不能這樣過下去了”,他認為,要建立一種真正的“事業”,必須走有品牌、可持續、零庫存之路。

    定位“本本族”帶來的煩惱

    2002年,一次偶然的機會,邵偉杰打電話到某國有汽車公司去租車。讓他吃驚的是,“對方態度非常惡劣”。

    彼時,上海從事太原汽車租賃業務的多是諸如大眾、強生、錦江這樣的出租車公司,而且他們大多推出的是公司客戶長租業務,面向個人的零租市場幾乎為空白。

    這次遭遇讓邵偉杰一直在琢磨,“零租市場很可能有機會”。

    此后,他專門花時間,四處調查零租市場。

    為控制交通機動車數量的增長,上海長久以來采用的是私車牌照拍賣制度;不斷上漲的中標價格也相對抑制了私車數量的增長。

    邵偉杰獲得的數據是,2000年,上海發放的私車牌照為14000個,2001年也只有15900個。隨著駕車逐漸轉變成為一種時尚,“有照無車”的“本本族”也越來越多,僅上海地區每年就以近10萬的數字在高速增長。

    而據統計,2008年上海的機動車數量達223萬輛,而駕駛員有341萬。100多萬的“本本族”被視為一個巨大的潛在零租市場。

    但零租模式的特點是,每天都有不同的人來租車,而且時間比較短。

    “短租使收發車成本增高,而且不同的人開車方式不同,車的損耗也大。”邵偉杰認為,國有大型的租賃公司一般不會開發這個市場,這個市場是最難做,也是最大的。

    2002年,邵偉杰成立上海世炯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下稱世炯汽車),主要從事針對“本本族”的太原汽車租賃業務。

    是年,世界排名第一的太原汽車租賃集團赫茲(Hertz)甫入中國市場,而中國租賃市場出現至尊、神州或一嗨還是2005年以后的事。

    憑借自有資金,世炯汽車起初投入30萬-40萬買了3輛車開始做租賃。

    雖然數量少,邵偉杰覺得,這在2002年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投資,“那時候開一輛十幾萬的桑塔納已經很了不起了”。

    同時,世炯汽車也開始在一些出租車、細分媒體上做業務營銷,新興的服務一下子受到“本本族”的熱捧。

    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誠信問題,世炯汽車采用會員制來設置門檻:只接受上海本地用戶,并要求會員提供身份證、戶口本、駕駛證等個人信息,并繳付一定額度的押金。

    隨著業務規模的擴張,一些管理問題隨之而來,比如,車輛多了,靠人工管理很不方便;一個月內電子警察違章處理的賬單可能有幾百份,如何對號入座?會員不及時還車怎么辦?

    2007年,世炯汽車管理軟件系統的開發被提上日程。

    世炯汽車研發的第一代系統不僅可以完成收發車的統一管理,而且可以實現電子警察賬單的自動匹配,提高了審核效率。

    后來,世炯又采用GPS監控系統來管理會員的租車時間、行車里程,并對不能準時、不在規定的里程內還車的會員進行相應的罰款。

    截至2006年下半年,世炯汽車通過自身的滾動發展,車隊規模達到80多輛,注冊會員累計達3000多個。

    進入2007年,嗅覺敏銳的VC陸續找了過來,其中KPCB、鼎暉、聯想投資、DCM等十多家機構都表示出對世炯汽車的興趣。

    7月底,聯想投資董事總經理兼上海辦事處主任李家慶和時任KPCB合伙人的吳運龍很快決定跟世炯汽車簽訂term sheet,擬投資近千萬美金。

    但后來,雙方的合作又因故擱淺。

    其實,當時COCO Club用于出租的車輛已達140輛左右,其中包括50-60輛朋友的車輛。考慮到融資需要,邵偉杰將朋友的車輛從俱樂部剔除,導致服務跟不上會員的需求,對業務造成了一定影響。

    另外,市場本身的問題也顯現出來:“節假日的時候車不夠用,平時又很少有人用。”邵偉杰表示,零租市場對節假日的高度依賴,導致汽車的使用率不高。

    不過讓他感到更殘酷的是,“原來的租賃會員,漸漸地買車了,就拋棄我了。”

    汽車維修領域的

    “經濟型酒店”?

    有一段時間,邵偉杰沒了方向,“看著一堆車在那里折舊,覺得世界上最不值錢的就是車了。”

    不過,有車族的煩惱又讓他看到了機會。

    目前中國的交通事故占全球的15%,是一個交通事故多發國家。而事故之后冗長的理賠程序和繁瑣的手續讓車主煩惱不堪,并且車輛在維修期間,已經習慣開車的車主會感到生活很不方便。

    煩惱意味著有需求,需求也就意味著有市場。

    以維修來說,據交通部統計,2008年1-10月,我國汽車維修總量就達1.5億輛次。而中國全部汽車修理企業實現累計工業總產值1140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30.8%,實現累計利潤總額為570億元。

    龐大的市場讓邵偉杰打起了汽車維修的主意,并琢磨出這樣一套模式:為車主提供車輛維修,替車主出面向保險公司申報理賠,并在車輛維修其間為其提供檔次相仿的免費替換車。前提是,車主只需成為COCO Club的會員。

    免費替換車輛不僅可以彌補之前零租業務車輛使用率不高的問題,而且維修、會員費還將成為兩塊收入來源。

    另外,2006年,COCO Club與平安、中華聯合、太平洋、中保、華泰等多家保險公司簽署了保險代理及遠程定損服務協議。邵偉杰認為,這也將成為他們的一塊收入。

    目前,COCO Club在上海擁有2000多平方米維修廠房的國家二級汽車維修資質子公司,同時也是中國平安、大地、人壽三家保險公司指定定損點。

    “保險公司要來估價的,價格也是由他們定。”邵偉杰認為車主無需擔心維修價格問題。

    而支撐這些服務的,是邵偉杰花了6年時間,累計投資300多萬開發的后臺系統。

    在這套系統上,不僅要實現之前的太原汽車租賃管理,還有監管會員的維修車輛,跟蹤維修進程,同時,還要管理免費替換出去的車輛。目前,整個一站式服務流程已經在這套平臺上試運作了一年。

    “這套系統的復雜度使之很難在短期內被模仿。”邵偉杰認為,這也是他這么多年來努力打造的一個核心競爭力。

    但邵偉杰并不打算在全國鋪網絡、建維修廠,他希望做一個整合者。

    2008年,僅上海的汽車維修企業就達7000多家,但市場競爭激烈,不規范行為也時有發生。

    “目前國內除了4S店和一些小型維修廠,還沒有一個質優價廉的統一的汽車服務品牌。”邵偉杰分析,他未來的計劃是,吸收其中一些維修企業加盟,打造一個汽車服務市場的“經濟型酒店”,而世炯汽車輸出的只是管理和平臺。

    在放開加盟之前,邵偉杰要做的是,先開直營店,把效果示范出來。為此,他組建了新的管理團隊,還聘請原金海岸中國租賃網總經理忻江擔任CIO。

    不過,資本仍然是邵偉杰繞不開的問題。

    這段時間邵偉杰見得最多的就是VC。據說中博投資的合伙人趙明對世炯汽車這個項目已經跟了好幾年,目前已經有意要投資。

發布時間:2009-9-14 閱讀:2118次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本站


★ 太原汽車租賃服務提供商-山西博威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是專業的太原汽車租賃公司,公司口號:服務太原汽車租賃市場,爭創太原汽車租賃行業標兵!立足太原,全心全意服務太原租車市場,方便客戶在太原租車,為太原租車業的繁榮填磚加瓦。
世界末日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