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預訂

取車

取車時間
我需要上門送車

還車

還車時間
我需要上門取車
是否需要司機是的,請提供司機
請選擇您的到達信息:
目前我還沒有到達信息
航班號或火車車次:
太原汽車租賃訂單

修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 代駕或告別模糊地帶

        央視“3·15”晚會上,汽車租賃公司的代駕業務被指為違法經營。在市場需求強烈、利潤回報率較高的背后,由于缺乏名正言順的法律法規支持,代駕業務處境頗顯尷尬,“合情不合法”成為業內人士自嘲的說法,修改當前規章、放開對汽車租賃公司經營代駕業務的限制也成為他們的強烈訴求。

  記者了解到,目前北京市正在推進汽車租賃管理辦法的修訂工作,汽車租賃行業的管理細則有望在近期出臺。如何借此機會規范租車企業的市場行為,又該如何更好地引導租車行業的整體發展?各方都在等待一個明確的答案。

  1合法性被質疑

  代駕租車業務是指在汽車租賃過程中,同時提供駕駛員的有償服務,是目前國內汽車租賃企業常見的一種經營方式。不過今年的央視“3·15”晚會以上海一嗨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為例,曝光汽車租賃行業普遍開展的代駕租車業務屬違法經營。這對汽車租賃行業無疑是一記重拳。

  對于央視的曝光,一嗨公司存有異議,并專門發布聲明,稱公司《企業法人營業執照》載明的經營范圍包含“機動車駕駛服務”一項,從事的是經營范圍容許內的業務。不過,有一些律師和業內人士提出質疑,認為一嗨公司營業執照中提到的“機動車駕駛服務”僅僅是指機動車的代駕服務,即“只出人不出車”,而非實際運營中的“既出人又出車”,一嗨公司有偷換概念之嫌。

  代駕租車業務到底是不是違法經營?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理事郝慶豐告訴記者,自駕租車和代駕租車只有一字之差,法律性質上卻有天壤之別。自駕租車是一種財產租賃,從行業屬性上劃入汽車租賃業范疇。而代駕租車實質上是客運經營行為,本質上屬于出租汽車業,不屬于汽車租賃業范疇,“目前國內還沒有發出過允許代駕租車的經營許可。”

  就經營許可問題,記者查閱了2004年修訂的《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其中第二條明確規定,“本辦法所稱汽車租賃是指經營者在約定時間內將汽車交付承租者使用,收取租賃費用,不提供駕駛勞務的經營活動”。另外,上海、重慶、山西、浙江、沈陽等地對汽車租賃業的管理都有類似條款。其中,《吉林省道路運輸條例》第二十五條特別強調,“汽車租賃經營者以提供駕駛服務等方式從事或變相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按照未取得道路運輸經營許可、擅自從事道路運輸經營處理”。

  2游走于模糊地帶

  在代駕租車業務被指違法經營之后,國內最大的汽車租賃企業神州租車(中國)有限公司隨即宣布全面停止代駕業務。

  據神州租車執行副總裁姚軍紅介紹,此前,神州租車的代駕業務客戶主要是要求個性、高端的小眾群體,以機場接送、禮儀用車等短期包車服務為主,且以外資企業居多。這部分客戶群包括不熟悉路況但有一定經濟能力的人、高端商務人士以及沒有中國駕照的外國人,“市場需求比較旺盛”。

  代駕租車業務的利潤也比較高,“自駕租車每24小時只能租出去一次,代駕租車每單為8至9小時,可以安排點對點接送服務,一輛車每天能做三四單,利潤也就比自駕租車高3至4倍”。姚軍紅表示,盡管代駕租車業務在公司業務中所占比重不大,但叫停該業務也是“忍痛割愛”,且對現有的客戶關系帶來了一定的損害。記者了解到,一嗨公司雖然聲稱自己是合法經營,但也悄然停止了個人代駕租車業務,僅保留了企業客戶的代駕租車業務。

  不過,盡管遭遇曝光,但客觀存在的市場需求、豐厚的利潤回報,仍驅使不少汽車租賃公司冒險推行代駕租車服務。有業內人士透露,為規避法律風險,多數汽車租賃公司采取了兩種變通方式:一種是由汽車租賃公司和人力資源公司合作,引進司機,一旦發生糾紛,如果是車輛原因,責任由汽車租賃公司承擔,如果是司機操作原因,則由人力資源公司承擔;另一種是直接找有車的人或小公司加盟,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一些黑車司機掛靠到公司,然后由公司統一攬客,將訂單“分包”給小公司或者個人,這樣黑車司機也免除了外出“趴活”時被執法部門查處的風險。按照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副會長范永耀的話來說,這種規避法律的操作方式,令代駕租車處于一種“模糊地帶”。

  記者了解到,目前許多汽車租賃公司開展代駕租車業務時,要求客戶通過網絡或者電話預訂方式下單,隨后通過短信和郵件提醒方式告知司機電話等信息。在此過程中,雙方并未簽訂任何合同。這無疑給消費雙方帶來了很大的風險。“對企業而言,這項業務如履薄冰,隨時面臨著被執法部門取締或罰款的風險;對消費者而言,由于與汽車租賃公司并未簽訂合同,一旦出現糾紛,將很難獲得保障和賠償。”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理事郝慶豐表示,由于汽車租賃公司不具備開展代駕租車業務的資質,即使消費者與之簽訂了合同,也屬于無效合同。

  除了消費風險,對代駕租車的執法也是一大難題。記者從北京市交通執法部門了解到,在日常執法過程中,他們并沒有專門針對代駕業務的查處辦法,一般視為黑車處理,查處后扣車、罰款。但是,由于代駕租賃車輛與普通車輛在外觀上并無差異,租車人與租車公司事先又有聯系,所以除非發現現場收費行為或者接到舉報,否則很難抓到代駕租車的現行。

  3沖擊出租車行業?

  “各地對汽車租賃業的駕駛勞務限制,都是依據1998年建設部相關規范出臺的,十幾年前的市場環境跟現在已是天壤之別了。”在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副會長范永耀看來,代駕租車業務早就應該放開經營了。

  “2004年,代駕業務險些獲得合法身份。”參與過2004年《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修訂工作的范永耀告訴記者,當時,代駕業務已經顯示出了較大的市場需求,一些汽車租賃企業也順勢開展了此類業務,他主張借修訂辦法的機會將代駕業務合法化,但當時各方爭執很激烈。最終,為了防止對出租車行業造成沖擊,有關部門還是選擇了限制代駕業務。

  范永耀認為,出租車市場和代駕租車市場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市場,代駕租車業務不會沖擊出租車業務。“企業高管、外國人士和外資企業是代駕租車業務的主要客戶,有幾個企業高管愿意打個帶頂燈的出租車參加商務活動?”范永耀稱,這部分客戶即使不選擇代駕租車這種高端服務,也不會流向出租車市場。

  對范永耀的說法,神州租車執行副總裁姚軍紅也表示認同,“實際上,代駕業務是被出租車企業放棄的市場”。據姚軍紅介紹,此前也有出租車公司嘗試提供過類似服務,購置了奔馳等高端商務車投入運營,但出于種種原因沒能堅持下來,這才為汽車租賃公司的代駕租車業務提供了市場空間。

  一嗨公司市場總監張琤也認為,汽車租賃行業和出租車行業是互相補充的,把二者的關系固化為惡性競爭并非理性的看法,在國外,帶駕駛員服務的車輛租賃是一種常見的汽車消費服務。

  出租車行業人士又是如何看待代駕租車業務的?首汽集團“的哥”、全國勞模于凱表示,以他多年從事出租車行業的經驗來看,汽車租賃公司的代駕租車業務對出租車的日常運營影響不大,因為出租車的客戶群是一個“流動市場”,其中一半是外埠來京客流,而代駕租車業務多為在京企業的長期用車。但是,出租車公司的細分業務——長期包車業務可能會受到代駕租車業務的一定沖擊。

  4亟待政策指引

  根據現有規定,汽車租賃公司要想讓代駕租車業務擺脫“非法”的尷尬,可以通過申請客運經營資質來解決。但業內人士指出,汽車租賃公司要申請客運經營資質非常困難,因為各地對此都有嚴格的行政審批手續,甚至對出租汽車的總量都有調控要求。就算能夠申請,大部分汽車租賃企業也不愿意這樣做,因為一旦申請成功,就相當于將原來高利潤的代駕業務變成了出租車業務,利潤將明顯降低。因為相比之下,出租車業務作為公共交通服務,受物價部門的價格調控更為嚴格,以往汽車租賃企業根據市場需求適度調價的行為將受到制約。同時,司機的保險將由非營業車輛的非營業險變成營業險,此 項費用至少會上漲50% 以上。

  “2004年修訂的《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已顯滯后,不適應當前市場規律,也不能反映市場需求”。范永耀表示,代駕租車要擺脫“非法”的尷尬,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修改當前規章,放開對汽車租賃公司經營代駕業務的限制。他透露,目前,北京市運輸管理局正在修訂《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有望出臺汽車租賃行業的管理細則,“政府部門已多次召集專家進行討論,其中就有涉及代駕業務的問題。”

  記者從市運輸管理局證實了范永耀的說法,市運輸管理局人士透露,目前相關工作正在推進之中,待方案成熟時將向社會公布。

  不僅北京市正在推進汽車租賃管理辦法的修訂,在全國范圍內,汽車租賃行業多年沒有專屬法律法規的狀況也有望改變。在去年12月底召開的“2011年全國交通運輸工作會議”上,“推動建立全國汽車租賃業服務網絡、制定汽車租賃管理辦法和標準規范”已被列為今年交通運輸工作的主要任務之一。今年2月份,交通運輸部還召集了神州租車、一嗨租車等多家企業召開座談會,充分聽取行業意見。目前,交通運輸部道路運輸司正在加快推進制定汽車租賃行業統一規范的工作。

  也許,關于代駕租車業務“合情不合法”的討論,很快就會有新的評判依據。

發布時間:2011-5-5 閱讀:2098次 作者:轉載 來源:轉載


★ 太原汽車租賃服務提供商-山西博威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是專業的太原汽車租賃公司,公司口號:服務太原汽車租賃市場,爭創太原汽車租賃行業標兵!立足太原,全心全意服務太原租車市場,方便客戶在太原租車,為太原租車業的繁榮填磚加瓦。
世界末日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