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預訂

取車

取車時間
我需要上門送車

還車

還車時間
我需要上門取車
是否需要司機是的,請提供司機
請選擇您的到達信息:
目前我還沒有到達信息
航班號或火車車次:
太原汽車租賃訂單

汽車租賃產業的現實困境

    在汽車消費市場上,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年汽車消費量有望達到1000萬輛。然而,汽車市場的不斷膨脹發酵,并未能引發與其高度相關的汽車租賃業的相應飛躍。

  截止目前,我國整個汽車租賃行業可提供的租賃車輛總數只有10萬輛左右,但是企業卻已達到3000家,平均下來一家企業車隊規模不到40輛。

  半個多世紀前,魯迅先生縱論天才產生的困難時,講到:“做土的功效,比要求天才還切近;否則,縱有成千成百的天才,也因為沒有泥土,不能發達,要像一碟子綠豆芽。”

  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在汽車消費市場上,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年汽車消費量有望達到1000萬輛。然而,汽車市場的不斷膨脹發酵,并未能引發與其高度相關的汽車租賃業的相應飛躍,截止目前,我國整個汽車租賃行業可提供的租賃車輛總數只有10萬輛左右,但是企業卻已達到3000家,平均下來一家企業車隊規模不到40輛。

  是什么因素在制約著我國汽車租賃行業的發展呢?

  宏觀因素導致起步晚

  1990年,亞運會期間,因會務用車較多,汽車資源相對稀少,有公司開始為政府提供汽車租賃服務,它們可謂最早的租車公司。然而現實是,直到2006年,除了政府背景較強的幾家企業,大多數企業還是在小打小鬧,整個行業并未有突破性的發展。

  這一年,世界租車業巨頭赫茲宣布退出中國市場,外界普遍呼喊“洋租車水土不服”。也是在這一年,拷貝赫茲模式的至尊租車在深圳誕生,后發展為業內的翹楚。

  “車輛成本控制對租車業務發展至關重要。”北京神州汽車租賃公司總裁陸正耀告訴記者。“國內汽車價格直到2006年才趨于一個較穩定水平。”神州汽車租賃公司選擇在2007年成立,就是考慮到了“汽車價格成本問題”。一般來說,車輛的出租價格與現貨價格關系密切,新購置車輛價格跌幅過大會加大公司經營成本。

  “為防止騙租發生,傳統租車業不僅要求租車人提供身份證明,還要求提供資產擔保,如資產現金抵押、房地產證備案等,從而使得原本是為了顧客方便的租車服務變得繁瑣復雜起來。”陸正耀說。與此相比,在美國,汽車租賃發展非常成熟,普通居民只要一張信用卡就可以在全國各地租車、還車。

  近年來,國內信用體系建設取得了長足進步。目前,在神州、至尊、一嗨等國內幾家大型租車公司,客戶只需提供“兩證一卡”(身份證、駕駛證和信用卡)就能方便快捷辦理租車業務。

  “中國證件造假市場比較狂獗,我們的信息識別系統和公安部門直接對接,這樣就能很快識別客戶身份。”提到風險防范時,陸正耀說。

  車輛只能買不能租

  在美國,主要汽車生產企業的總產量中就有15%左右的訂單來自租賃市場;在日本,汽車租賃規模以每年20%的速度遞增著;在德國,奔馳公司平均每4輛車中就有1輛是用來租賃的。而中國市場不存在“汽車銷售商求著汽車租賃公司”的現象,即賣方市場現象,這使得租賃公司的購車成本大大增加。

  “國外租賃公司的車輛很多是從汽車制造商那里長租過來,根據2007年的數據,美國第一大汽車租賃公司赫茲,100萬輛車中,有近70萬是長租過來的。車輛用舊后可以返還,租車業的產業鏈條完備。”陸正耀說。汽車租賃是典型的資本密集型產業,中國的公司在成長之初便背上了沉重的資本“包袱”,步履維艱可想而知。

  我國現有的政策是不允許汽車金融租賃公司發展的,出租的車輛必須是租賃公司自己購買的。本來不多的資金又在很大程度上用來采購車輛,其他服務體系的建設只能緩而又緩。

  國內汽車產能過剩的論斷對租車公司來說并不實際。“車源還是比較緊張的,有的時候到廠家買車也要排隊,而且價格上也沒有多少優惠,汽車租賃公司想從汽車生產廠家那里批量購車還是有一定的難度。”北京某汽車租賃公司的人士透露說。

  “汽車租賃的發展需要良好的金融環境,目前來說,租賃公司想獲得貸款比較困難的,我們主要靠自有資金和風投支持。”陸正耀表示。

  產業政策地帶模糊

  2008年11月25日,上海一家貿易公司來京旅游的4名員工搭乘從凈土公司租賃的別克公務艙轎車到長城、故宮等地游玩,在居庸關長城停車場被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執法人員查處。

  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根據《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對汽車租賃的規定——“在約定時間內,將租賃汽車交付承租人,收取相關費用,不提供駕駛勞務的經營方式”,認為凈土公司違規。

  這種政策讓租車公司摸不準頭腦。奧運會期間,來自北京市的18家汽車租賃企業,為奧運服務提供3000輛車次,服務模式全是代駕,“當時沒人說它違規”,交通法規在自駕和代駕管理上的規定并不明晰。另外,不同城市的政策也不太一樣,上海的政策就比較寬松,所以一嗨的代駕服務搞得很好。“從市場角度來講,代駕是有需求的。外地客戶到北京來,不熟悉路況,需要本地司機的指導。”陸正耀說。

  此外,作為一種企業行為,汽車租賃與個人的私駕不同,但現階段的運輸管理政策照顧不了這么多。城市的交通管制,如北京的單雙號限行,上海的高架路禁止外地牌照車輛行駛,對租賃公司的正常經營都有影響。

  中國特色的競爭格局

  資料顯示,保守估計北京的黑車達7.2萬輛,超過了正規出租車的6.6萬輛,經濟形勢不佳,工作機會減少,也導致越來越多的私車車主開始打黑車運營的主意。

  在這種情況下,幾家大型汽車租賃公司,都只能把異地租還車作為業務的主要賣點,因為在本地,能夠同時具備消費能力和消費意識的人,自駕車都已經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目前的“藍海”似乎也只有異地了。

  特殊國情下,汽車租賃的“兄弟”——出租車在其他行業的勞動力價值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卻由于“半公交化”的性質,價格上絕對算得上平民化,與汽車租賃幾乎持平,甚至更低。以從上海虹橋機場去蘇州為例,里程數為120公里,出租車包車價為單程250元,來回則是500元,而租車的話,一輛與桑塔納3000出租車檔次差不多的別克凱越,目前首汽的日租金為380元左右,至尊租車的普通會員價格為368元左右,神州租車為368元,再加上油費、買路錢,算下來和出租車相差無幾,甚至超過了出租車。

  因此,由于廉價出租車比價效應的影響,即便近年來中國的駕駛人口不斷增長已經超過了1億,但是汽車租賃市場仍遲遲得不到啟動,只能靠著小部分商務人士來跳著“小步舞曲”。

  不久前,上海一嗨租車高調宣布獲得融資,金額達2000萬美元,租車行業的前景再次被一致看好。

  “神州的融資計劃也一直在籌備當中,最快下半年我們就會宣布融資計劃。”陸正耀認為,上半年的融資環境不太好,不能為了融資而賤賣自己的企業。筆者問及租車業的前景時,他說:“未來市場上可能只存在三到四家規模較大的企業。”

發布時間:2009-11-13 閱讀:1770次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本站


★ 太原汽車租賃服務提供商-山西博威汽車租賃有限公司是專業的太原汽車租賃公司,公司口號:服務太原汽車租賃市場,爭創太原汽車租賃行業標兵!立足太原,全心全意服務太原租車市場,方便客戶在太原租車,為太原租車業的繁榮填磚加瓦。
世界末日怎么玩